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用品 >

孔子的一生之敌 鲁国的乱臣贼子:阳虎的传奇人

发布时间:19-10-05 阅读:231

要问孔子平生的宿敌是谁,回答必然是与他同期间的阳虎。阳虎与孔子交集颇多,他们的恩恩怨怨贯穿了平生,两人以致在表面上都十分相似:“孔子状类阳虎”。在鲁国历史上,阳虎更是留下了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创始了春秋时期“陪臣执国命”的先河。这位史乘中纪录不多的小贵族,有着与孔子截然不合的传奇人生。

一、初次登场, 如日中天

阳虎(别名货),鲁国人,姬姓。阳虎家族并没有纪录,但可以肯定他身世于鲁国公族,只不过非明日出,并有可能是孟孙氏的族人。同孔子一样,家族到了阳虎这一代,能给他的只是一个贵族身份,他们是贵族的底层——士。

阳虎剧照

阳虎在史乘中的初次登场,便是同孔子之间的抵触。当时孔子的母亲刚去世,其在族人的赞助下承袭了他父亲的贵族身份。初入上流社会的孔子涉世未深,当他欢欣鼓舞地去参加大年夜宗主季氏的宴席时碰到人生的第一道坎,也碰到了他的平生之敌。孔子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位年轻人呵斥住:“季氏飨士,非敢飨子也。”这句话是说,季孙氏摆宴席招待的是士人,你孔子算哪门子士人?这位年轻人便是阳虎,可能由于年轻气盛,他总要对刚成为贵族的孔子嘲讽两句。但阳虎的话并非无依据,史布告载,当时孔子参加宴会的衣饰是“腰绖”,也便是披麻戴孝去参加别人的宴会,这当然是不相符礼制的。以是,孔子只能为难地离别,但在孔子少小的心中,已经把同自己身世相似的阳虎,作为假想敌与对手。

孔子

与孔子苦苦追求自己的政治抱负不合,阳虎从前的政治蹊径一帆风顺。作为季孙氏的家臣,阳虎脾气果敢、敢做敢当、作战也十分英勇,异常受到季平子的相信。公元前517年(昭公25年),三桓与鲁国国君发生抵触,鲁昭公盼望一举除掉落季孙氏的势力,而三桓则联合起来抗衡昭公。终极鲁昭公不敌三桓,被迫出流流亡国外。此中,阳虎作为季孙氏的家臣,英勇作战,深受看重,“孟懿子、阳虎伐郓”,但当时孟懿子只有十六岁,阳虎才是真正的军中主帅。跟着战斗中积累的权威,阳虎在季孙氏的家中的职位地方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年夜。

有趣的是,比较政治上如日中天的阳虎,在三桓与国君中,孔子选择了支持昭公,并跟着昭公流亡到齐国。在齐国的孔子虽受到礼遇却不受重用,终极也只得返回鲁国。诚然,孔子有其高贵的政治抱负,这很值得尊敬。不过从当时现实的政治选择上,阳虎要加倍成功。

春秋局势图

二、陪臣执国命

中年的阳虎不满意于只作为季孙氏的家臣,他野心很大年夜,目标是全部鲁国,而上天也给了他这样的时机。昭公去世后,三桓拥立了其弟定公上位,但大年夜权已经完全落在三桓手中。定公五年,季孙氏的家长季平子去世,季桓子登位。三桓家族中,具有政治履历的人都已去世,最有资历的也只是年仅二十八岁的孟懿子,权力真空的呈现,为阳虎的擅权,供给了时机。阳虎夺权所必要的,只是一个时机或者说饰辞。

鲁定公影视剧形象

同为季孙家臣的仲梁怀,与阳虎不停有着抵触,在季平子在位时,阳虎就几追念要驱逐他。在季平子去世后,仲梁怀受到了季桓子的重用,为人也益加骄横。当时,公山不狃是季孙氏费邑的邑宰,也是季孙氏家中的紧张人物,但当他慰劳仲梁怀时,却被轻视,“劳仲梁怀,仲梁怀弗敬”。一怒之下,公山不狃与阳虎联合,驱逐了仲梁怀,并赞助阳虎夺权,“谓阳虎:子行之乎?”。获得公山不狃的支持后,阳虎以费邑为基地,囚禁了季桓子,将政敌都驱逐出境,并与季桓子盟誓,自己独揽鲁国大年夜权。司马迁描述这种状况是:“季氏亦僭於公室,陪臣执国政”,大年夜夫僭越国君获取权力,而家臣僭越大年夜夫以致取得了节制一个国家的权力,这也恰是孔子哀叹的礼崩乐坏的体现。

之后的三年,阳虎不停把持鲁国朝政,压制三桓使之听命于己。更紧张的是,阳虎得以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在鲁国实施自己的政治路线:订盟晋国,抗衡齐国。春秋期间齐国崛起,鲁国不停被其压制,阳虎深知远交近攻的事理,他的理念,着实是强大年夜鲁国。以是,他便有了攻打郑国,示威卫国的举动。在这此中,三桓和鲁国国君完全沦为了他的棋子,“阳虎使季、孟自南门入”、“阳虎强使孟懿子往报夫人之币”。可见,三桓只是阳虎推行政策的对象,鲁国的国政,弗成思议般地落到了一位家臣(陪臣)手中,在中国历史中,这是首例。

鲁国朝堂

此时的阳虎,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气焰万丈,对待孔子的立场也在悄然发生改变。阳虎终究不是大年夜夫只是家臣,三桓听命他也只是外面,他真正必要的,是像孔子这样郁郁不得志的小贵族。人到中年,或许是少年阴影太深,孔子对阳虎还有所畏怯。《论语》纪录,阳虎去见孔子被回绝,孔子认为欠美意思,但因为不想见阳虎,专门遴选了阳虎不在家的一天去拜访他,两人却巧合地在路上相遇。阳虎问孔子:“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好从事而亟掉时,可谓知乎?”,孔子回答:“弗成”。阳虎自然知道孔子的学说,他有意用孔子的学说反问孔子,觉得有才华与空想,不仕进是不仁不智的。之后,他又奉告孔子:“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光阴不等人,这又戳到了孔子的把柄,四十多岁却无从施展才华。在阳虎的劝告下,孔子批准了入朝为官。这一次,阳虎没再尴尬孔子,反而显得很平等,他已经明白,他和孔子是同一类人:怀有政治抱负的底层贵族。

三、政变掉败,流亡国外

阳虎虽在鲁国手握大年夜权,但三桓对他始终是要挟,且三桓家臣尚不听命于他。此时季寤、公锄极、公山不狃、叔孙辄、叔仲志不得志,皆投靠阳虎,盼望阳虎可以撤除三桓重用自己。于是阳虎下定决心,去除鲁国根深蒂固的老贵族三桓势力。

阳虎政变

阳虎抉择在祭奠时,杀掉落季桓子,便提前兴兵动众。但这个消息被成地的宰臣提前报知给了三桓,给了他们筹备的光阴。在祭奠那天,阳虎驱车在前,季桓子在后,两边有盾牌刀斧手护卫,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这并不是保护,而是押送。季桓子大概早已买通了驾车的人,对其说:“而先皆季氏之良也,尔所以继之”,意思是:“你的先进都是季氏的忠臣,你也得承袭他们啊”。驾车之人听了后回答:“不敢爱逝世,惧不免主”,表示乐意赞助季桓子逃脱,便奋力怂恿马匹,飞奔逃脱,前往孟孙氏家中。孟孙氏早有筹备,加固了防御,阳虎只得挟持鲁定公与三桓作战。阳虎的士兵大年夜多是三桓熟手在行下,看到这种环境后,纷繁选择支持季孙氏,受到两面夹击的阳虎无奈只得逃跑出境。

春秋期间车战

阳虎第一站逃到了齐国,盼望齐国可以赞助他打回鲁国,齐景公知道阳虎不停以来都是武断的反齐亲晋派,反而将其逮捕,囚禁起来。阳虎两次遁迹后,终于脱离齐国境内,遁迹宋国,终极逃到了晋国,投靠了晋国六卿之一的赵氏。阳虎是亲晋派,同晋国的赵氏有着不错的关系,更何况当时赵氏早已从范氏哪里得知阳虎会来投奔,“鲁人患阳虎矣,孟孙知其衅,以为必适晋,故强为之请,以取入焉”,以是做好了阳虎到来的筹备。赵鞅掉落臂他人的否决,委阳虎以重任。孔子据说这件工作后,论断:“赵氏其世有乱乎”,但这一次,孔子又看错了他的老对手。后来晋卫之间,黄河旁的“铁之战”中,赵鞅采纳了阳虎的建议,以少敌多,终极获取胜利。阳虎的才能在赵鞅部下充分发挥,赵氏也由于有阳虎互助,在六卿的斗争中得到胜利。

此时的孔子历经从掌握大年夜权,到惶惶忽如丧家之犬。在卫国,他以致由于长得像阳虎而被围攻,此时他的心中必然是百感交集。他来到阳虎刚刚打了胜仗的黄河畔,精神恍惚,纵目远眺河对岸的晋国和自己平生的对头,发出了:“逝者云云夫,不舍日夜”的感叹。大概,是孔子在经历了许多之后,与对岸的阳虎终极心意相通,看到茫茫的黄河水后,想到了阳虎:“日月逝矣,岁不我与”的箴规针砭。孔子终极明白,回避阳虎,着实是在回避自己,他们两人都是无力改变期间的掉败者。

暮年孔子

文史君说:

在传统的儒家评判体系之中,阳虎都被贴上“狡诈”“为富不仁”“以下犯上”等标签,孔子将其作为礼崩乐坏的范例典型,司马迁称之为“贼”。但品读历史,从春秋到战国,老贵族的式微,新贵族的崛起是趋势,君主权力加强,贵族体系崩溃是期间的选择,三家分晋、田氏代齐、商鞅变法无疑是这个期间的体现。鲁国作为姬姓封国,礼仪之邦,并非未呈现这样的趋势,阳虎便是这样一位先行者,他创始了“陪臣执国命”的先例,也付诸了自己的努力。但在鲁国这样有着过重传统的国家,阳虎想要改变是艰苦重重。

在屏弃道德评价后,我们会发明,阳虎着实和孔子是同一种人。在大年夜厘革的期间之中,他们两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阳虎选择了厘革,孔子选择了复古。两人之间或许存在着许多误解和敌意,但当浪潮将他们卷走时,当他们无力反抗斗争时,他们的心意也就彼此相通了。

参考文献: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2014年版

左丘明:《春秋左氏传》,中华书局2016年版

孔子及其学生:《论语》,中华书局2017年版

李硕:《孔子大年夜历史》,上海人夷易近出版社2019年版

卞朝宁:《阳虎:“陪臣执国命”第一人》,《文史寰宇》2016年04期

(作者:浩然文史·河南师大年夜春秋学社)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分外阐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感谢!



上一篇:杏鲍菇青红椒手撕鸡
下一篇:淘宝所持苏宁易购股份将解禁 共18.61亿股